末鹿逢森

这里末影/鹿真,来qq(2596505772)找我玩啊!!

无聊的我发发以前的图,果然画金只有侧面才能帅气起来吗εïз




其实就想看看格瑞脸红的样子ヘ( ̄ω ̄ヘ)♪

螺丝和金,好久没画了来几张手绘

上色上色,然而并不会画背景

日常摸鱼,
先发个图纪念一下
说不定会上色

假装更新
最后那张……可以假装没看到

【瑞金】论调戏与反调戏

    #瑞金# #甜文(大概吧)#
    大概就是想看金撩格瑞然后被格瑞反撩的这种场景所以才有的这篇。
这里末影/鹿真
如果想加qq的话也可以
这里qq:2596505772
    第一次写甜文emmmm多多见谅
不喜误入,
不喜误入,
不喜误入

   (一)

  七月里的一切事物都是炽热的。

  
  格瑞是这么想的,即使自己的左手还握着冰淇淋,从手心里传出的凉意也只能到手腕处,冰淇淋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着——尖端明显因为高温而被磨平了。坐在石椅上的金手里拿着小型电风扇,缓解着自身周围的高温。格瑞挑了个离金不远不近的地方站着,好让空气流动防止更热。

  
  “金。”格瑞用手背碰了碰金的胳膊。

  
  “格瑞你回来啦!”在格瑞碰金的后一秒,金仿佛看到救世主一样看着格瑞(手中的冰淇淋)。

  
  “快吃吧。”格瑞将手里的东西递过去,金顺手接过来,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哇——果然夏天吃冰最爽了热气一下子就褪去了感觉浑身都有干劲了啊!吃到冰的金心满意足,等等……格瑞怎么没反应?金停下吃东西的动作,发现格瑞在看着自己。

  
  “……格瑞,你为什么不买两个?”金有些懊恼为什么不观察一下再接过。

  
  “只剩下一个了。”格瑞如实回答,看见金满眼担心和懊恼。“没事,不用在意我。”

  
  “怎么可能不在意……”金忽然放低了声音,眼神飘向别处。“我都快热死了你就不觉得热?再怎样也要先照顾好自己再来帮别人吧!”金把手里的电风扇递给格瑞。“虽然没什么太大作用,但好歹也先用着。”

  
  “谢谢。”

  
  “都是熟人……”金将视线收回,转移到格瑞身上,而后,想要开口的话语,在此时停止。

  
  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

  
  一瞬间有些头晕目眩,交错纵横的光束落在眼前人的身后,任光与影交织成一片,令人有些眼花缭乱,周围的事物都开始模糊起来,但眼前这个人的模样却是越来越清晰。不知道是从哪里刮起的风,发丝飞舞,弄得金脸颊泛起阵阵红晕,呼吸放轻了许多;衣襟也开始乱摆,不厌其烦的发出杂乱无章的声音,同着风一起,扰的金的心动荡不安,而这种不安的源头,来自格瑞。

  
  明明是同样的表情,但是就这么一瞬间,感觉不一样了。金明显的感觉得到格瑞眼里的情绪,那是金以前从未察觉过的,温和的;却又是默默地,宁静的;像是缓缓而下的溪水一般,悄无声息的流入金的心田,流水划过的地方泛起阵阵涟漪,心跳声就这么慢慢荡开,传遍身体每个角落,覆盖了身体外围的嘈杂声,只听见空气流动的声音,和自己的心跳声。

  
  “嗵,嗵嗵,嗵嗵嗵……”

  
  打住打住打住!!!金连忙把视线转回,微微调整自己的呼吸,努力抑制住泛起涟漪的内心。

  
  但是啊,一颗已经开始躁动的心,只会因为克制而愈演愈烈。

  
  头一次遭遇到这种情绪的少年,又怎能抑制住心头的异样?

  
  “……格瑞。”金的声音很轻,还带着着嘶哑,像是许久没有发出过声音,然后又咬了一口冰淇淋。

  
  被喊到自己名字的少年还没来得及回答,意识就被嘴上的凉意给占满,奶香味从嘴里蔓延,味蕾一瞬间被唤醒,感受着冰糕在嘴里融化成液体。从金身上不断传来的气息,那双湛蓝的瞳孔第一次离自己这么近,里面倒映着自己的样子,脸红了一大片。

  金慢慢的远离格瑞,视线却是从未远离:“还热吗,感觉好多了吧?”

  
  七月里的一切事物都是炽热的,两人的内心也开始变得躁动起来。

  怎样才能抑制住心头的躁动?

  
  金和格瑞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对方。

  
  金记得姐姐说过:
  要是感觉到心里有平时从未有过的情绪,坦然接受就好了。

  
  那……就试试看?

  
  (二)

  自从上次的事件之后,金的胆子明显大了起来,尤其是对格瑞。

  
  格瑞发现只要有自己存在的地方,金就会在自己周围晃悠。虽然自己并不反感金的存在,但是————不要把自己的目的表现得太明显好吗?

  
  我的发小总想撩我怎么办?急,在线求答。
  
  “格瑞格瑞!”金兴冲冲的跑过来。真是说到就到。格瑞有些无语的看着一脸兴奋的金,开口说道:“什么事?”
  
  另一边的草丛,里面蹲着两个人,一件紫衣一件粉衣。
  
  “……那个,凯莉,你有没有觉得金最近有点不对劲啊?”
紫堂幻将视线收回,望向凯莉。
  
  “没有啊~”凯莉兴致盎然的看着不远处的两人。
  
  “就不觉得,金最近对格瑞很上心吗?”紫堂幻将自己的疑问说了出来。
  
  凯莉转头,死鱼眼的看着紫堂幻说着:“那你说说,金哪次对格瑞不上心?”
  
  ……好像也是。凯莉的一句话就将紫堂幻说的哑口无言。但是……紫堂幻看着对面两人——金正示意着格瑞伸直手臂做出一个绕圈的动作,树影投在两人身上,形成斑斑点点的白光,从远处看去,像是一副优美的风景画。格瑞作出与金相同的动作,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家发小。“嗯……保持这个动作,对。”金上前帮格瑞保持手臂的平衡,格瑞再一次感觉到来自金身上的气息,淡淡的,清爽的气味。

  
  金是不是也会对别人做出这种亲密的动作?格瑞盯着金熟练的做着这些动作,心里隐隐有些难受。如果是的话,那该告诉金如何正确处理男女关系了。“好了。”金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向后退了几步,清香味也随之远离。等格瑞缓过神来,自己正做着金之前的那个动作——伸直手臂绕圈。看着金脸上的微笑,虽然和平时一样,那么的耀眼,忍不住想让人亲近,但格瑞总觉得,有些阴谋在里面酝酿着。
转眼格瑞又想,就算是那样,金应该也不会害自己。所以格瑞非常放心的看着对面的人做出下一个动作。
  
  下一秒,轻起的微风突然变得急促起来,带着少年身上独有的香味,再一次席卷和包围着格瑞,随之而来的还有从对方身上传来的体温,以及自己身上感受到对方的柔软触感。身后抱紧自己的两双手使得格瑞的瞳孔因震惊而微缩,一时间无法凝聚起视线,模糊不清的视线里,眩晕和茫然感同时刺激着自己的感官,唯有感觉的到此时怀里的人是真实存在的。体温渐渐上升,从身上散开,从外面流入心里,暖意不断的包围着自己。理智不断的提醒自己应该推开,应该放手,可身体却是服从着本意,手臂不自觉的圈紧了怀里的人。
  
  “抱住了~”金的语气无不充满着愉悦,脖子边传出的热意,让格瑞下意识的缩了缩手,金把头从对方的肩上移开,与格瑞的视线相对,湛蓝的瞳孔里满是藏不住的笑意。在蓝色的瞳孔里,格瑞看到了不知所措的自己,“嗵嗵嗵……”心跳渐渐加快,声音在耳边不断响起,好似要将这声音传递到对方的心里。不过片刻之间,金便脱离了格瑞的怀抱,从一旁的小道溜走了。
  
  ……这算什么,抱完就跑?格瑞保持着姿势在风中凌乱着。怀里还留有对方的温度,不断的提醒着自己刚刚发生的事情是多么的让自己不能自已。
  
  紫堂幻觉得今天有些魔幻,不,是这世界都有些魔幻。“金金金金金和和和和和格瑞瑞瑞瑞……”紫堂幻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瞪大着眼睛看向凯丽,凯丽连忙捂住紫堂幻的嘴,靠近紫堂幻压抑着自己的声音:“白痴,小声点。”然后迅速从包里拿出手机偷拍。紫堂幻见凯丽一点也不惊讶,一时间也有些懵:“金他们……”
  “我知道,这两个人早应该这样了,只不过是少了些契机罢了。”凯丽不慌不忙的编辑着手机内容,回答着紫堂幻接下来要问的问题。
  见凯丽这么平淡的说出这种话,紫堂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凯丽你……”
  “对啊,就是我怂恿金这么做的,怎样,还不错吧?”
  紫堂幻对凯丽这种大方承认自己行为的态度彻底无语了,那充满自豪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拜托,要不是金主动来找我,我也不可能会这么干好嘛。”凯丽有些不满的看着紫堂幻脸上无语的表情。

  
  一把绿色的长刀从两人面前的草丛中刺出刀刀锋上冒着寒光。
  “金主动来找你?”格瑞脸色有些阴沉,“能解释一下吗?”
  
  (三)

  最近金的心情出奇的好,因为上次的那个拥抱,格瑞并没有推开他,这让金原本就有点膨胀的心几乎要飞扬起来。嗯……这次再用什么方法去接近格瑞好呢?金脑海里闪过凯丽告诉自己的几个方法,好像没有让自己看起来是不带目的接近又有一个好借口呆在他身边的方法啊。金在走廊上站了好一会儿,实在是想不出来能有什么好办法了,于是打算先去找格瑞,找到格瑞后……金顿了顿,找到格瑞再说吧,然后临场发挥好了。
  
  金抬头察看着四周,看看可不可能在这附近找到他,一转头,就看见自己想见的人此时正在对面拿着本书在看,金大喜,悄悄地躲在格瑞背后的建筑物准备吓他一跳。渐渐的靠近,从那边传来的说话声也慢慢变大,金正好能将内容听清楚。

  
  “你看,其实不止有这一种解法,从A处到B处……”格瑞的语气十分的认真,他正在给其他的人解题。金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这种认真的语气,是从来没有在格瑞身上感受过的,这么一想,金就有些好奇格瑞是怎么和除自己以外的人相处的,便留在那里观察起来。
  
  对面解题的时候时不时有人开开无关紧要的玩笑,有笑声夹杂在里面,欢声笑语之中,金貌似看到了格瑞嘴角上扬处,他明白,格瑞是在笑。此时少年的笑容在阳光下显得格外的夺目耀眼,沐浴在阳光下的人被洒上了金光,有些恍惚的视线里,唯有那个笑容留在脑海之中。只是……金看了看只能到离自己三米远处的阳光,那个笑容不是给我看的。
想到这,金心里没有由来的发慌。下意识的就想离开这里,走出一段距离后才猛然清醒过来,自己走什么,不是去找格瑞的吗?脑海里闪现刚才的画面,又沉默了。

  
  看来行动比语言更诚实点这句话果然没错啊。格瑞和那些人相处的时候,比起自己,不仅仅多了份认真,还有……对待他人也比对自己表现的更温和。金的眼神暗了暗,是自己最近去找格瑞太频繁,所以格瑞对自己最近的态度才有些不耐烦吗?

  【金。】
  脑海里闪现格瑞叫自己时温和的语气,在亭子里看自己的温和的眼神,以及一次次无意间显露对自己的包容,每个都是那么的令自己印象深刻。金抿了抿嘴,心底里的声音渐渐清晰起来:
  不想失去他。
  我想到他面前,跟他说清楚我对他的心思。
  强烈的念头不断的在脑海里叫嚣着,胸中的情感喷薄而出,几乎要窒息。想到格瑞以后不理自己的样子,疼痛感蔓延到整个肌肤。
  
  不行,我要去找格瑞,我要……告诉他我的心意。
  金掉头往回走,渐渐加快了步伐。走廊上没什么人,十分的安静,可以听到走廊另一边传来的脚步声。金眼底有光芒闪现,向不远处的转角处跑去。
  “格瑞!”金一下扑到对方的身上,对方措不及防的接住金,身体却向墙上撞去,“嘭”的一声背后发出闷响。

  格瑞看向怀里的人,忍不住叹了口气:“这么莽莽撞撞的,万一不是我怎么办?”
  
  “不,”金慢慢的抬起头,“因为是你,所以我不会认错的。”湛蓝的眸子里微微泛起的波光,一不小心,就让人沦陷其中。格瑞压住心中的悸动,看着金,等着他接下来的话。“格瑞,”金双手撑住墙壁,眼里的身影占据了整个中心。
  
  “我喜欢你。”
  

  话音落下,微风带着些暖意从两人的衣摆下掠过,两人身边的温度也微微升高,衣摆摆动的声音和树叶沙沙声交融在一起,嘈杂的响声敲打着格瑞的心扉,心神也是动荡不已。明明说话的声音不是很大,但却盖过了嘈杂的响声和自己心脏跳动的声响。……喜欢我?金那句话在自己脑海里回荡着,一时间分辨不清方向。

  
  喜欢吗?格瑞问着自己。亭子里相互接触的身影,树下的投影打在两人相拥的身上,一次次的接触,一次次的试探,并没有引起格瑞不适的感觉,反而有些向往,还有点留恋,想要做出亲近的动作,甚至更多。不然也不会在察觉金的心思后还这么不动声色的让他来靠近自己了吧。
  
  “……格瑞,你再不回答,我可能要撑不住了。”金一开始还有点紧张,甚至是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但是自己这么一问,对面这个人就再也没有出声过了。要知道,要壁咚比自己高的人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想到这金立起来的脚都有些麻了。
  
  “先放开我吧。”格瑞有些无奈的说着,刚刚才有一点氛围就被金那句话给打断了。
  “不。”金固执的说着,大有种“你不说我就不放”的意思。
说完的瞬间,金就感觉自己的双臂被拉起,自己就从主动地位变成被动地位。
  “脚疼就别逞强。”格瑞低头看着金。
  “格瑞!”好气哦,自己只是来问个问题顺便满足自己小小的心愿撩个人怎么一下子就变成被撩的那个了?
  
  “喜欢。”
  
  “你要是不喜欢……”金正气急败坏的想要说出口的话一下子就停止了。“……什么?”金有些愣愣的看着格瑞。
  “我说,喜欢。”连格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现在的语气是多么的温和,“是你喜欢我的那种喜欢。”紫色的瞳孔里有着些许的温柔,嘴角不可抑制的向上扬,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是再好不过了。金也没想到格瑞就直接这么承认了,一时间还没从刚刚的欢喜中反应过来。
  
  “不过,我有件事要问你。”
金顿时有不好的预感响起。
  “你之前的那些套路是凯丽跟你说的?”
  “……”听到这里,金大概就明白凯丽把事情暴露了出来。金有些心虚,下意识的想逃。结果眼前人的动作更快,一下子就封住了自己可以逃跑的方向,顺势将自己抱在怀里。
  “不会再和上次那样,让你逃掉了。”
  “这可是你主动来招惹我的。”格瑞抱着金,伏在他耳边说着。

  
  他等了这么久,又怎么可能会轻易放弃?

  不过就算他逃走了,他下次依然可以把他给找回。
  如果找不回了,那他就等,那么漫长的日子都熬过了,这一点时间又算什么,人生漫漫,他有的是时间。
  
  风里雨里,都在等你。
  
  (四)

  其实不止金跟凯丽做了交易,格瑞也跟她做了笔交易。
  就在金跟格瑞在树下拥抱的那一次。
  
  “金对你态度的转变,你也感觉到了吧。”凯丽淡定的吃着口里的棒棒糖。
  “你能保证这里面没有你的怂恿吗?”格瑞虽然是这么问,但已经肯定十有八九是她干的。
  “就算我不说,金也会做出这种事的。”凯丽眯了眯眼。“你没发现吗,金开始动真格的了。”
  这种事情自己当然知道。
  “所以,格瑞,如果你想阻止这种事情发生的话,最好尽快拒绝金,不然的话……那孩子可是会越陷越深的。”
  拒绝吗?格瑞浮现金被拒绝后的失望的神情,他有些犹豫。
  “你可以试试看的,”凯丽说着,“可以去试着接受他,其实你也不反感金的这种举动,对吧,不然怎么会在第一次对你做出逾越的动作之后,又不会拒绝他第二次对你的举动?”
  “我要怎么样才能确定他对我的心意?”格瑞想了想,开口问向凯丽。
  “这个简单。”凯丽不在意的说着。
  
  是的,格瑞在走廊那边的人就是自己一手布置的,而凯丽只要跟金说自己在哪让他来找自己就好了。故意让他看到这场景,让自己看看金的反应,也顺便让他去感受自己的心意。如果只是对方的一时起兴,那自己对对方的一番情意岂不成了一场笑话?

  
  在金转身就走的时候,格瑞心里还是隐约有些失望的,不过还好,他还是回来了,能让自己说出心中早想说出的话。

  
  不过……既然他不知道这件事,那就让它成为秘密好了。
  
  比这更重要的是,自己会陪着他,度过这漫漫的余生。

                               ———THE  END——————
                                                                                BY末影

安雷打斗图orz
完成的有些粗糙